当前位置 主页 > 155888.com >

老跑狗图每期自动更 不负责安保,派驻武官为了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88
336*280广告

原标题:不负责安保,派驻武官为了啥?

撰文 丨 李岩  编辑 | 庄立人

在各国军队中,有一类身份特殊的人,他们既是现役军人,也是驻外外交官,他们就是我们常说的“驻外武官”。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近日,中国多位驻外大使馆武官进行调整:驻巴西大使馆武官金涛调任驻朝鲜大使馆武官、驻美国大使馆武官张毅军接替金涛任中国驻巴西大使馆武官。

借这个机会,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就来讲一下,拥有军人、外交官双重身份的驻外武官,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经历。

两位驻外武官是少将军衔

先来看看两位履新的驻外武官。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发现,他们都有非常丰富的驻外经历。

 

 

△金涛

公开资料显示,金涛目前为副军级军官,少将军衔。原任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武官的杨旭光少将去向并未公布。资料显示,杨旭光此前曾担任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武官。

另外,接替金涛上任中国驻巴西大使馆武官的张毅军,同样多次以驻外武官的身份公开亮相。政知君注意到,他曾于2013年出任驻德国大使馆国防武官。

 

 

 

张毅军

除此之外,金涛、张毅军两人的军衔目前均为少将,而这在我国驻外武官中算是很高的军衔。

国家武装力量的外交代表

那么,武官究竟是做什么的?

武官作为一个国家武装力量的外交代表,常驻各国驻外使馆中,可以算作一类比较特殊的外交官。

工作中,他们是使馆馆长(一般为驻各国大使)的军事助手,受使馆馆长以及派出单位(军方)的双重领导。

需要明确的是,我国驻外武官均为现役军人,全部由国防部在全军优秀现役军官中选拔而出。其筛选条件中,政治可靠、业务熟练、言行得体尤为重要。

人气颇高的现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曾有过驻外经历。其简历显示,吴谦曾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国防副武官。

那么,四不像论坛 香港首只同股不同权新股小米在港交所上市,为何要向他国派驻武官?

武官的基本任务是从事军事、外交和军事情报工作,其具体职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以本国武装力量代表的身份与驻在国军方保持外交联系,办理两国军队间的交往和交涉事宜;

•开展与驻在国军政官员、社会人士以及外交使团(主要是外国武官)的外交和社交活动;

•根据两国协议和上级指示,承办或者是协办军事援助、军事训练、军品贸易、军工合作和军事技术转让等事宜;

•以一切合法的手段调查与军事有关的情况,直接或者间接通过使馆将情况报告给派遣国一些相关的军事部门。

向他国派驻武官并非“自己”说了算,还需要征得对方同意。根据国际法及国际惯例,武官由派遣国国防和军事部门指定,征得接受国同意后派出。武官抵达使馆后,需要拜会驻在国军方主管部门后才能执行任务。

军衔高低有讲究

资料显示,武官一般与使馆参赞的外交衔级相当,享有外交特权与豁免权。

军衔方面,中国派驻各国的武官中仅有少量是少将军衔,多数为大校。这也符合国际惯例,目前各国武官的军衔虽然不完全统一,但以校官居多。

那么,哪些国家能让中国派出少将武官?有媒体曾总结认为,驻在国的重要性、与中国的关系决定了派驻武官军衔的选择。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盘点发现,美、俄、英、法、德、日、印、巴基斯坦、巴西、朝鲜等国的中方武官一般为少将军衔。当然,这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其中,这些年出任驻巴西使馆的武官既有少将也有大校。

上述10国,美、法、英、俄皆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政治影响力很大,重要性不言而喻。德、日均为发达国家,中日关系更是直接影响亚洲局势。此外,中国与朝鲜、巴基斯坦之间的传统友谊自始至终都被视为值得珍视的宝藏。最后,印度、巴西与中国一样同为发展中大国,和中国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媒体分析认为,向印度、巴西派驻高军衔武官,体现了中国对新兴大国的重视和战略布局转变。

值得提到的是,历史上,我驻外武官的最高军衔并非少将而是中将。1955年5月,韩振纪担任我国驻前苏联大使馆武官。资料显示,韩振纪的军衔为中将。

武官是军事间谍吗?

武官职责中有一条,“以一切合法的手段调查与军事有关的情况。”

敏感的工作性质经常让武官蒙受间谍之嫌。当然,武官并非军事间谍,作为外交官,进行国际交往、信息收集工作时都应是依法、公开的。

实际上,驻在国往往会对他国武官“不放心”。

2006年5月《文史博览》杂志曾刊登《原驻阿根廷使馆武官李桂春——跟踪我的人成了我的朋友》一文,其中透露:“我自任驻阿根廷使馆武官开始(上世纪80年代初),便时刻处在阿根廷情报局的跟踪之下,虽然没有被当作超级间谍,但仍是阿根廷情报局重点监视的人,可是没想到后来跟踪我的人竟成了我的好朋友。”

我国武官和驻在国情报人员成了好朋友,可现实中依然存在很多他国武官“不老实”的情况。

政知君发现,2002年11月,时任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武官的天野宽雅由于在中国浙江擅闯军事禁区被中国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由日本政府召回。虽然日方就涉事武官受到13小时扣留询问多次提出抗议,但却不得不承认其确实擅自闯入中方军事禁区,并且天野宽雅当时随身携带了多种侦录器材。

实际上,这也并非中国首次驱逐日方武官。1996年时,由于在海南窃取中国新型潜艇情报,中方曾驱逐美国、日本的派驻武官。

负责使馆安保的另有其人

驻外武官不负责大使馆人员的安全保卫工作。

《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相关条款规定,大使馆及人员的安全由驻在国武装力量提供保护。实际上,一些政局动荡的国家无力保护他国外交人员,派遣国则会派出武装保护己方外交人员。

前驻乌克兰大使高玉生曾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根据国际惯例,如果派驻国有安保上的需要,需要本国警卫随行,那么和驻在国通过协商,驻在国同意了,就可以派驻警卫。

政知君了解到,中国曾向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索马里等国使馆派出过警卫。

高玉生说,总体来说,中国向驻外使领馆派驻警卫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中国第一次派武装保护驻外大使馆外交人员的安全是在2004年,当时,中国在伊拉克的外交使馆位于所租饭店的二层。“第一道门是由伊拉克保镖保护,第二道门是我警卫人员守护。只要大使出门必然会有4名警卫前后左右保护。”

资料 | 澎湃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齐鲁晚报 《世界知识》杂志等

校对 | 项战

 

……
Copyright © 2002-2018 天天乐六合彩图库,920055.com,百码会心水论坛,155888.com 版权所有